今年的上海職工療休養有點不一樣

              形成多種資金補貼機制掛牌首批22家上海職工療休養基地

              發布日期:2021-05-10 09:55信息來源:中工網瀏覽量: 【字體:  

              療休養是受到廣大職工歡迎的一項福利政策。今年,上海將療休養工作納入為民辦實事項目,市總工會將“組織10萬名一線職工療休養”“百萬職工看花博”,目前已經有逾60萬職工計劃參與這兩項活動。

              事實上,近年來市總工會一直不斷根據一線職工的需求,通過調研、問卷調查等多種手段進行摸底,對療休養政策進行完善。

              今年職工療休養納入為民辦實事項目

              針對廣大單位和一線職工的呼聲,上海今年在職工療休養方面持續發力。在療休養工作納入上海市為民辦實事項目的基礎上,將“組織10萬名一線職工療休養”“百萬職工看花博”確定為市總工會十大服務職工實事項目。

              今年,上海加強頂層設計,優化政策組合。明確了各級工會可在組織職工春秋游(當日往返)基礎上,采取“療休養+看花博”(兩天一夜) 方式。同時市總工會認定并掛牌了首批22家上海職工療休養基地(其中五星級酒店15家),并首次推出19條市內療休養線路。攜手市文旅局、花博會籌備組,圍繞建黨百年、五大新城和喜迎花博等時代性主題,推出5大類50條職工春秋游春季線路和29條職工“看花博”線路,滿足不同單位和職工分眾化、個性化的需求。

              根據不同對象,形成全額補貼、按比例補貼和定額補貼的梯度補貼機制。要求各級工會認準功能定位、發揮各自優勢、確保資金投入,有效保障項目開展。據統計,2021年市總工會投入3000余萬元資金,撬動全市各級工會配套經費約1.5億元。其中,市總工會經費和幫困基金會資金共計投入約174.5萬元,全額補貼重點職工群體“免費療休養”5000人次和“愛心花博游”2500人次。

              搭建信息平臺,提升便捷服務。依托市總工會“申工通”網上工作平臺和“申工社”官方微信公眾號,搭建“職工療休養”“看花博”信息系統平臺。各級工會可以通過移動端便捷查詢相關信息,并根據承接方的接待特色和能力、承載客流等情況,選擇出行日期,一鍵完成團體預約。

              據不完全統計,經過各級工會的廣泛動員,截至4月中下旬,分別已有9.7萬和53.28萬名職工計劃療休養和“看花博”。

              6成受訪單位每年組織1次

              能夠不斷優化職工療休養政策,源自對職工療休養現狀的精準調研。勞動報記者了解到,在《關于當前上海市職工療休養政策落實情況的調研及對策建議》中,就對全市1847家單位和20600名職工進行了調查。

              調查顯示,在職工療休養組織周期方面,每年組織1次的企業約有6成,其次為2年1次占15%、4年1次占13%。在活動天數,3-5天中期占據主流,占比約6成,其次為1-2天的短期占37%,6-8天的長期占比5%。調查顯示,外商獨資和民營企業呈現組織周期長、活動天數短的態勢。

              65%的單位療休養不占用職工年休假

              調查顯示,職工療休養所占用的時間,有65%的單位療休養不占用職工年休假,其次為1/4單位結合使用工作日和節假日、年休假開展職工療休養。

              在職工療休養的內容安排上,以休息休養為主,其中多有開展團建、參觀等活動。被調查的企業中,選擇休息休養的占據主流,接近9成,其次為參觀景點62%,團建活動約占43%,后面依次為“學習培訓、文體活動、民俗體驗”等。地點選擇方面,超過8成單位選擇外省市,以外省市定點為主。

              7成受訪單位參加過市總療休養線路

              調查顯示,在職工療休養的方案決策上,民主化水平總體較高。療休養方案近4成由單位方與工會、職工代表協商確定,23%由單位工會確定,僅有18%由單位班子成員集體討論確定。國有企業和機關事業單位民主化程度比例最高。

              經費出資渠道方面,最多的是有54%使用工會經費、45%使用上級補貼,35%使用行政福利費。根據本市工會經費使用管理辦法,職工療休養經費應以行政福利費為主,工會經費僅能用于下級補貼、勞模療休養等特定用途。

              值得一提的是,參加市總療休養實事項目比例較高。有近7成單位參加過市總工會療休養院所(沙家浜、西山、黃山、屏風山)療休養線路,約32%單位參加過實事項目外工會療休養線路(杭州、南京、揚州、寧波、廬山等),僅有18%單位從未參加過。

              “增加職工療休養點”等呼聲較為集中

              勞動報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職工對療休養還是有較高的期待,但現有的療休養政策和服務設施的一些環節,與職工的心理預期還有一定的距離。例如,有受訪者呼吁“增強在非公企業中的開展力度,加大上級補貼,放寬地點門票等限制”。有受訪單位和個人認為,當前職工療休養的天數、頻次和標準等規定與當前職工的心理期待存在較大差距,導致體驗感下降和獲得感變弱。用人單位中的骨干和重要崗位的職工因工作關系無法參加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成為越忙越累越不休的“逆選擇”和“被放棄”一族。

              有受訪企業和個人認為,療休養實事項目機制還有待優化。具體來看,包括“增加職工療休養點,豐富療休養活動內容,增加(外線路)療休養名額,改善療休養院所硬件,上級工會協調拼團、優化價格/提高補貼、攜帶家屬等”。

              眼下,傳統行業中職工群體的組成發生變化,即漸成規模并日益成為骨干的“勞務工群體”和在信息化、數字化發展中以不同于傳統工作方式進行作業的“新型職工群體”,這樣的變化也對職工療休養工作“分層分類精準施策”提出了新的要求。

              記者了解到,不少受訪單位和職工建議,在療休養政策法規中留有一定的調整空間,增強療休養活動對不同職工群體的吸引力,提高參與度,這樣既實現職工權益享受的公平公正,又充分利用療休養資源,為社會經濟發展助力。

              例如,要注重大量就業于新興行業以及科技創新產業的職工,針對他們心理壓力重,精神高度緊張的狀況,以解除生理疲勞和心理壓力為目標,設計出適應他們的療休養方式。如增設身體和心理體檢和緩解心理疲勞項目和服務,改善和豐富精神文化的活動內容等,推動職工療休養從調節生理疲勞向調節生理和心理疲勞并重轉型。要重點關注職工的體驗感、獲得感,突出活動的針對性,實現精細化組織和管理。(葉佳琦)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